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画舫母女
画舫母女

画舫母女


漠北汝阳王给鞑子皇帝进献贡品,这贡品之中就有一件武林至宝——破军游龙扇,相传,得此扇者,只要参透其中秘密,便可成为武林至尊。关于此事,武林之中一直争论不休,有人说破军游龙扇上面的秘密可能和早已失传的绝世内功《九阴真经》有关;也有人说,是和岳飞留下的兵法《武穆遗书》有关系。

  恰巧当时沈炎正游历于草原大漠,数月之间,神出鬼没,诛杀了无数鞑子兵,汝阳王向朝廷进贡的队伍行至两狼山之间,突然一群黑衣人杀出,袭击了押送贡品的鞑子兵。黑衣人拼尽全力,摧毁了一辆马车,从一个盒子里找到了破军游龙扇。正在这时,一匹高头骏马奔来,骑马的汉子手中牵着一条线绳,而线绳连着的却是一只巨大的纸鸢,那纸鸢飞得尚低,而纸鸢的背上竟然骑着一位穿着杏黄衣的女子。那黑衣人将装着破军游龙扇的盒子抛给那女子,那骑骏马的汉子便打马加速,纸鸢越飞越高,而后那汉子便挥刀隔断线绳。

  此时大队的鞑子军赶来,他们不顾那些黑衣人,而是拼命追赶早已飞高的大纸鸢。纸鸢上的女子,见鞑子军追来却无可奈何,甚是得意,可谁知一阵龙卷风刮来,女子恨到“这风早晚不刮,偏偏这个时候刮来,老天偏偏与我作对!”

  那纸鸢已飞得十几丈高,被旋风一吹随即散落,风吹过后,那女子从高空坠下,本想自己该命绝在此,没成想到,沈炎骑着骏马飞奔而至,一个“凌空踏虚”飞身而起,在半空中将女子拦腰救下。

  沈炎将那女子放到一旁,拿起开阳刀,又是一个“凌空踏虚”,一个“穿云纵”,飞至鞑子追兵前一个横扫“残月斩”,开阳刀刀身泛出火光,一阵火光气浪扫出,一排鞑子兵顿时被挥成两段,残躯分段坠马,好生惨烈。接着沈炎杀入敌众,使出“七旋斩”以己为中心,抡刀旋转,脚踩着轻功,在敌阵中肆意挪动,刀锋所到之处,无不人马俱碎。挥刀呼啸声,惨叫声,犹如鬼哭神嚎。

  《轩辕刀法》乃是内功刀法,招式不多,但招招威猛,结合开阳宝刀,其威力天下兵刃无出其右。

  鞑子追兵人数不多,不足百人,被沈炎这一阵斩杀,死伤殆尽。追兵统领调马想要逃走,沈炎挥刀使出一个“千军杀”,一阵带着火光的刀气将其斩首于十步之外。

  其余鞑子军瑟瑟发抖,沈炎则放下开阳刀,抽出寒月短刀,犹如鬼影般的“神行无踪”移动身位,挥刀变换着使用唐门短刀刀法《金蛇刺》中的“鳞潜”、“随行”、“甩尾”,将其一刀一个全部结果了性命,从抽出短刀到杀尽余下追兵,仿佛一呼一吸之间的事情。

  沈炎收起短刀,提起大刀,只听那女子说道:“奴家谢过沈大侠救命之恩!”

  沈炎并不奇怪这女子能认得出自己,能用这刀法的,全天下没有第二个人。沈炎看着女子,乃是一个约么三十多岁的少妇,但模样甚美,不禁生起风流之意:“不知你如何谢我?”

  那少妇说道:“沈大侠武功盖世,名满天下,奴家身上没什么宝物入得大侠的法眼。”她看了看手中的盒子“这柄破军游龙扇倒是武林至宝,但奴家使命就是夺得此扇,除非大侠杀了我,否则,我不会交给大侠。”

  “那把扇子能有什么名堂,称得上武林至宝,莫非真的有那《九阴真经》?”沈炎略有不屑的说道“此事奴家也不知。”少妇说道

  “就算真的有《九阴真经》也未必及得上我的《轩辕刀法》,况且,那《九阴真经》乃至阴的武功,与我的武功截然相反,我要它有何用?不与你抢便是!”

  “如此说来,那感谢沈大侠成全,今后但有差遣,奴家万死不辞!”少妇忙道谢、“我可不用你万死不辞,只要~~”沈炎走到她身边,将开阳刀又插在地上。

  “沈大侠要奴家···啊~~~”没等少妇把话说完,沈炎竟然在瞬息之间,将少妇身上的衣服,尽皆扯下,少妇赤身露体,没有来得及反抗,就已经被剥了个精光。

  那少妇皮肤白皙,身材丰满,一堆硕大的玉乳犹如熟透的仙桃,粉臀浑圆形如苹果,耻毛不梳不密恰到好处。

  沈炎从少妇身后抱住她,一手摸着她的玉乳,一手竟然直接抠弄她的膣儿。

  “嗯~~~原来~~~原来沈大侠~~想要~~奴家的身子~~~~嗯~~~”少妇被摸得酥痒难当。

  “你的身子便是这草原中的至宝,比这破军游龙扇可要强百倍。”

  “奴家,奴家今年三十有五,嫁过人,生过孩子,早已年老色衰,还恐怕大侠瞧不上。”

  “我又长你十岁,你看我老吗?”沈炎说道

  “既然沈大侠不嫌弃,奴家自然愿意伺候大侠。”少妇言毕,闭眼享受这位风流倜傥的刀客,幕天席地之间对自己的调戏。

  沈炎解刀脱衣,也赤裸于天地间,挂下阳具犹如枪头一般坚挺。少妇跪在沈炎面前,握着他的阳具,张开翘嘴便将龟头含进去,嘴唇裹着龟头不停的吞吐。

  沈炎没想到,这个少妇吹阳具的本事如此娴熟。享受一番后,将少妇推倒在草地,分开她双腿,来而不往非礼也,沈炎也用嘴去舔少妇的美膣,美膣的小阴唇犹如婴儿嘴一般微张着,红彤彤的,极是好看。

  “嗯~沈大侠,奴家膣儿脏得很···嗯~~”

  “我不嫌弃~~~”沈炎继续舔舐着她的美膣。

  少妇被沈炎舔得欲仙欲死,疾呼“嗯~~~沈大侠~~~沈哥哥~~~嗯~~~奴家膣儿痒~~~好想要~~~嗯~~~”

  沈炎让那少妇四肢着地撅起屁股,挺起阳具从少妇后面插将进去。

  “嗯~~~沈大侠~~~大侠好大的货~~~嗯~~~奴家的膣儿~~~嗯要被撑爆了~~~嗯嗯~~~~沈大侠~~~~嗯,奴家好舒服~~~呜呜~~咦咦咦~~~嗯~~~~~”

  沈炎的阳具在少妇的膣儿中不断的抽插,淫液噗哧噗哧得飞溅而出。约莫半个时辰,沈炎将阳具拔出,插进了少妇的口中,射出了精液。带有真气的精液全部被少妇吞咽下去,少妇欣喜万分。

  沈炎穿衣佩刀,准备要继续赶路,那少妇拿衣服要穿,沈炎却说“这茫茫草原荒芜人烟,你可否裸体与我同行?”

  “沈大侠喜欢看奴家光着屁股,奴家自然乐意随大侠开心。”于是那少妇真的一路裸体随沈炎通行,二人骑一匹马,沈炎以《轩辕刀法》至阳内功护她,即便是草原之夜,也不觉寒冷。

  行至大同府,以经一月有余,少妇穿衣与沈炎作别:“一路与沈大侠相处,是奴家有生以来最大的荣幸,只可惜奴家已嫁过人,膣儿产过孩子,不够紧致,对沈大侠伺候不周,今后若有幸再见,必当以重礼感谢大侠,奴家有要事在身,当回江南复命,就在此分别吧。”

  沈炎与那少妇分别,不禁惆怅,相处一个月,不曾问来那少妇姓甚名谁,是何门派,也不知今后是否有缘再见。

  如今沈炎看怀中的谷心雨,她的脸型、牟子,和那少妇竟有七分相似,莫非······“画舫中等我之人,是位貌美少妇,今年三十有六是也不是?”沈炎问谷心雨“不敢欺瞒沈爷,正是!”谷心雨答道

  “她是你什么人?”

  “正是家母。”

  “她是你母亲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你母亲送我的大礼,竟然是你!”

  “沈爷在大漠中曾救家母一命,是家母的恩人,也正是小女的恩人,小女献身给沈爷,虽不足以报再造大恩之万一,也算是家母和我的一点心意吧!”

  “带我去见你母亲。”

  “不瞒沈爷,家母在画舫之中早已解尽衣衫,等着沈爷前去叙旧。”

  沈炎穿衣佩刀,提起开阳刀。而谷心雨却直接走到门口:“心雨也愿裸身为沈爷引路。”

  “如此···”沈炎不知说什么

  “沈爷放心即可,那些教众,借他们一万个胆子,也不敢窥视我。”谷心雨光着屁股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旧屋。她的坐骑早就吩咐赵强牵了回去。

  月光下,少女光着身子行走在小路,微风吹过还有些冷飕飕的。沈炎一手倒提开阳刀,一手拦着谷心雨的腰身,一个“凌空踏虚”、“穿云纵”,早已飞出甚远。不出一刻钟,就到了钱塘江畔。

  江岸边,果然停着一艘画舫,遮着紫纱,里面灯火通明。隐隐约约看得见一女子在里弹奏着《广陵散》。

  谷心雨双乳颤动着,从岸边走到画舫的甲板,引着沈炎来到画舫门前:“母亲,女儿将沈爷请来了!”

  “快请进来!”里面的声音,沈炎挺起来甚是熟悉。

  “沈爷请!”谷心雨掀起门帘。沈炎提刀而入,见舱中坐着一裸体美少妇,那身段甚是熟悉,正是在大漠遇到的那位。

  那少妇站起身来,做了个万福礼“奴家见过沈大爷!”

  “果然是你!”

  “不知小女可将沈大爷伺候得快活?”少妇问道“令嫒青春靓丽,可人的紧。但说到风流之事,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,哪及得上你这熟妇的手段?”

  “小女经验不足,我这当娘的今后定当悉心调教,伺候好沈大爷。”少妇说道“没想到你是天鹰教的!”沈炎说道

  “正是,奴家也姓谷,草字妃丽。”

  “谷妃丽~~~”

  “正是奴家~”谷妃丽说道

  “那天鹰教主谷天峰···”

  “是我外公!”

  “哦。那紫薇堂堂主谷惠玲~~”

  “是家母~~”谷妃丽笑面相迎“沈大爷再饮几杯如何?”

  “我闻到了上等花雕的味道!”

  “沈大爷果然见识非凡!”谷妃丽吆喝女儿“心儿,快招呼沈大爷!”

  “是~”谷心雨打开一个漆红的菜食盒子,端出一盘子酱驴肉,一盘子板栗鸡,一盘子茴香豆,还有一盘西湖醋鱼,四道菜一一摆放在案子上。

  “沈大爷请坐!”谷妃丽说道。沈炎在案前一坐,谷妃丽晃动着丰满的玉乳坐在沈炎的身边。

  谷心雨又打开泥封的酒坛子,给沈炎和谷妃丽分别斟酒。

  沈炎早将开阳刀倚放在舱门边上,又解下寒月短刀放于身边,将谷妃丽一把搂进怀中,毫不客气的抠摸了她的膣儿。

  “嗯~~沈大爷好坏~”谷妃丽全然不怕在女儿面前难为情,撒娇得说着“去年那一别,每每想起沈大爷那男人的本钱,我这膣儿就痒的受不了,就想着再与沈大爷云雨一番。”谷妃丽端起酒杯“沈大爷,你我先干上一杯!”

  二人将杯中的花雕一饮而尽。谷妃丽放下酒杯,给沈炎解衣服。沈炎的阳具又露出来,谷妃丽欣喜的用那素手握住,那细嫩的手,也只能握住整个阳具的三分之一。

  “心儿,来,看着娘是怎么用嘴伺候男人的!”谷妃丽对谷心雨说完,就伏下身体,将沈炎的龟头含入口中,用嘴唇套弄、吸吮,用舌头舔,沈炎只感觉到万分舒服。

  谷妃丽吹了一阵“心儿,你来试试!”

  谷心雨乖巧的并排伏在母亲身边,小手握住刚刚在旧屋内给他快活的大阳具,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了下龟头,又用嘴唇亲了一下。

  “吃进去,没事的!”谷妃丽说

  “嗯!”谷心雨张开小嘴,有些艰难的将龟头吞入口中,她的嘴比母亲的还小,沈炎只感觉到,这小嘴的紧致,不输于她处子的膣儿。谷心雨只感觉到一种男儿阳刚气吸引着自己卖力的吹着沈炎的龟头。待到难以忍受之时,便躺下身子,硬邦邦的大阳具一柱擎天。

  沈炎伸手抠摸了谷妃丽的膣儿“沈某今天想让你母女二人骑耍一番。”

  “嗯—奴家这就将膣儿套上去!”谷妃丽跨在沈炎身上,扒开红彤彤的膣儿套着粗大的肉棒缓缓的坐下去“嗯—好大—嗯—”沈炎的阳具刚刚没入一半,谷妃丽就难以忍受得抬起屁股,这时沈炎掐着谷妃丽的腰身,用力向下一压,谷妃丽“啊——”的一声呻吟,一屁股彻底坐下去,沈炎的肉棒整根没入“嗯—沈大侠好坏—嗯—”

  谷心雨见母亲如此舒爽,回味旧屋内的欢快,膣儿也湿润了,手儿忍不住在膣儿上的花骨朵摸了摸。

  “来,心儿,坐到我的嘴上。”沈炎一边享受着谷妃丽的套弄,一边摸着谷心雨的雪臀。

  “心儿不敢……”谷心雨羞答答的说道

  “有什么不敢的,过来!”沈炎说道

  “心儿……嗯……照沈爷的话……嗯嗯……去做……嗯”谷妃丽呻吟道谷心雨只好乖乖的跨在沈炎的脸上,膣儿对着他的嘴坐下去。少女柔软娇嫩的膣儿,压在口鼻,还存着阵阵香气,沈炎的唇舌就对着少女的阴唇、阴蒂,亲吻、舔舐、拨弄,谷心雨忍不住“嘤嘤”的淫叫着,舒爽感觉毫不输于母亲。

  母女俩面对面骑在沈炎的头上和下胯,彼此看着对方淫荡的浪叫。谷妃丽更觉着刺激、舒爽,屁股上下猛烈的运动着“呜~~~呜~~~啊啊啊~~~”整个画舫在江中都在颤动着。

  谷妃丽第一次高潮之后,人就有些瘫软了。沈炎让谷心雨先下去,然后将谷妃丽放倒在地,打开双腿,挺起肉棒又插进她的膣穴内。

  “嗯~~~沈爷~~还要来啊~~~”

  “看我怎么将你的骚膣捣烂~~~”沈炎健硕的腰身意犹未尽的又是一阵猛干“嗯嗯~~~啊啊啊~~~咦咦咦~~~~~奴家要升天了~~~嗯嗯嗯~~~~”谷妃丽的膣穴内淫水飞溅,都溅到了谷心雨的脸上,雪白的身体随着节奏晃动着,一对硕乳跟着乱跳。

  沈炎的内力强劲,像用不完一样,这么持久的大战,也丝毫不觉着累,反而越干越有力气。很快把谷妃丽都干得连叫声都发不出来了,感觉像要死过去一样,那一瞬间,又来了高潮。

  沈炎犹如猛兽一般,将已经泄了身的谷妃丽扔到一旁,抱起谷心雨放倒在地,大粗阳具顶近了少女的膣穴。谷心雨亲眼见到了沈炎和母亲的叫唤,又被他舔了好久,早已经是馋得不行,对沈炎的大阳具很是期待。

  “嗯嗯~~~啊啊啊~~~~沈爷~~~嗯~~~~亲爷爷~~呜呜呜~~~轻一点啦~~~嗯嗯~~~心儿~~~的小身子~~~要被您弄散架了~~~嗯~~~”

  谷心雨的膣穴比起她母亲的要紧致得多,阴道又比较浅,大阳具始终无法整根没入,换个膣插,龟头被刺激得更强烈,也更加卖力起来。

  沈炎的每一下都能插到谷心雨膣穴的深处,小妮子本来就没什么经验,一顿轮番攻击后,便被干到了高潮,索性的是沈炎也要射了。

  谷心雨泄了身,比母亲还要瘫软。沈阳已经从她的膣穴内抽出大阳具,凑到了她的小嘴旁,射在她的口中和脸上。

  “唔~~”谷心雨只感觉有些腥臊

  “心儿~快吃下去,精液里有沈大侠的真气,吃下去对你增长修为有极大的好处。”谷妃丽说道“嗯~”谷心雨将口中的精液咽了下去,又伸出素手抹着脸上的精液吸入口中。

  “沈爷真是大英雄,江湖上武功盖世,床上收拾女人也是天下无双,我母女二人合力都被您征服了。”谷妃丽缓了过来,坐起身子给沈炎倒了杯酒。

  “现在能不能告诉我,想求我办什么事?”沈炎问道“此事,对沈爷来说并不难,只是不知道沈爷肯不肯去做。”谷妃丽道“说来听听~”

  “想请沈爷帮我夺回破军游龙扇。”

  “谁夺走了你的扇子?”

  “海沙派!”

  “以你天鹰教的势利,海沙派敢夺你的扇子?”

  “以您沈大侠的名望,海沙派该不该惦记您的开阳刀呢?”

  “说的在理!”沈炎喝了一口酒“你想让我杀进海沙派总坛?”

  “不,扇子已经不在海沙派,有人从海沙派将扇子盗走。”

  “何人盗走了扇子?”

  “长白三禽!”

  “长白三禽本事也不怎么样,你天鹰教可以对付。”

  “可扇子现在也不在长白三禽手中。”

  “这又是为何?”

  “海沙派四处追杀长白三禽,想抢回宝扇,可被我天鹰教众渔翁得利,相干之人,都被杀了,但在混乱之中,宝扇却不知去向”谷妃丽顿了顿“后来得知,宝扇被三个道士找到。”

  “想必那三个道士大有来头。”沈炎说道

  “不错,那三个道士是武当派的,为首的正是岱岩堂堂主李麟,随行的有他大胡子师弟张平,还有个年轻的道士,是李麟的徒弟贺刚。”

  “你们天鹰教不敢得罪武当派,所以想让我从李麟手中夺回扇子~~”

  “以沈大侠的名望,我想武当不会不给大侠这个面子。”

  “你高估了我的面子!”

  “那就当奴家没有说过,今日沈爷临幸画舫,奴家已经感激不尽。”谷妃丽依然是笑脸相迎。

  “好,待到明日,我去会会李麟!”沈炎淡淡说道“沈大爷愿意帮忙?”

  “不然怎么对得起谷大小姐今日的热情款待?”

  谷心雨跪在地上“心雨代母亲叩谢沈大爷!”光溜溜的身体伏倒便拜。

  “心儿何必客气?”

  “心儿是晚辈,自然当懂礼数!大侠与我母亲有床笫之欢,便与我有父女之谊,心儿自当孝敬。”

  “如此说来,方才我岂不是在玩弄自己的女儿?”沈炎玩笑的说道“这便是心儿与大侠不是父女胜似父女的情义呀~~~”谷心雨说道“哈哈哈~~”沈炎一阵大笑,言罢继续喝酒,酒过三巡、菜过五味。三人在画舫中谈笑风生,然后相拥而眠。

【完】